17位彻底改变当今艺术世界的无敌破坏王

  • 时间:
  • 浏览:73

  Brian Boucher,

  2015年9月15日

  

  是谁曾经一手缔造了现在我们所了解的艺术世界?谁又是当今叱咤风云的主角?

  哈佛大学商学院教授克雷顿·克里斯坦森(Clayton Christensen)于2011年在其著作《创新者的两难抉择:一本将会改变你的生意方式的革命性著作》中首次提出了“破坏式创新"(disruption)一词。(注:破坏式创新相较于传统的创新模式,在于通过创造新的市场和关系网从而逐渐破坏和取代原有市场。)

  现在, “破坏式创新"也被精简成各个行业的流行语。在过去几年中,每一个新兴创业公司似乎都蠢蠢欲动地想要成为行业内的“破坏者"。这个词甚至还被用于推广一架老式木制布谷鸟报时钟,导致《纽约杂志》的一位记者不得不发出了呼吁停用这个已经被滥用的词汇的哀号。

  然而,我们认为这个概念仍然有助于定义当今艺术界的破坏者们。artnet新闻团队通过集思广益,并咨询了一些艺术界元老之后,整理出了这份我们认为主导了当下美国艺术世界形势的名单供你参考。当然我们也承认,这份名单很主观。

  致力于推广公共艺术的安妮·帕斯捷尔纳克(Anne Pasternak)

  

  在担任Creative Time——一间位于纽约的公共艺术组织——总监的二十余载期间,安妮·帕斯捷尔纳克(Anne Pasternak)指导了一系列震惊世人的艺术项目,其中就包括卡拉·沃克(Kara Walker)在多米诺糖厂的巨型斯芬克斯糖制雕塑《细微之处》(A Subtlety)。同时她以惊人的数量级扩充了Creative Time的预算和员工数目,通过与例如来自公共艺术基金(Public Art Fund)的同僚尼古拉斯·鲍姆(Nicholas Baume)一起,进一步协助公共艺术走进更多观众的视野。甚至在由奥克维·恩威佐(Okwui Enwezor)策划的第56届威尼斯双年展上,Creative Time也跻身参展艺术家的行列。

  安妮·帕斯捷尔纳克还与Creative Time总策展人纳透·汤姆森(Nato Thompson)合作,通过举办一年一度的Creative Time峰会为社会参与性艺术提供更多交流的平台。同时她委任编辑玛丽莎·玛兹利亚·卡茨(Marisa Mazria Katz)全权负责“Creative Time报告"(Creative Time Reports),为艺术家创造了一个评论时事的网络平台。

  安妮·帕斯捷尔纳克已经于9月1日就任于纽约布鲁克林博物馆(Brooklyn Museum)——纽约第二大的博物馆。整个艺术界都迫不及待地想看到她的新动作了。

  2&3. 行为艺术家:罗斯李·戈登博格(RoseLee Goldberg)和杰·桑德斯(Jay Sanders)

  

  过去几年里,这两位策展人通过不同渠道将行为艺术的地位在艺术界内推向新高度。罗斯李·戈登博格(RoseLee Goldberg)是一位艺术史学家,她同时也是行为艺术双年展Performa的创办者;杰·桑德斯(Jay Sanders)是纽约惠特尼美术馆行为艺术部门的策展人。在当下这个由市场主导的艺术世界里,很多人都对行为艺术——这类尚未受到市场操控的艺术形式表示由衷地欢迎。

  自Performa于2005年首次亮相起,这个位于纽约的行为艺术双年展已经展出了多位著名艺术家的作品,包括乔安·乔纳斯(Joan Jonas)、拉格纳·加坦森(Ragnar Kjartansson)、利兹·马吉克·莱泽(Liz Magic Laser)、亚当·彭德尔顿 (Adam Pendleton)、亚历山大·辛格 (Alexandre Singh),舞者杰瑞米·贝尔(Jér?me Bel)和伊凡·瑞纳(Yvonne Rainer)。该双年展同时也重新审视了历史上过往艺术家的作品,包括编舞家玛莎·格雷厄姆(Martha Graham)和艺术家艾伦·卡普洛(Allan Kaprow)。

  

  桑德斯于2012年携手伊丽莎白·萨斯曼(Elisabeth Sussman)共同策划了该年度的惠特尼双年展。在惠特尼双年展的历史上,这是首次将位于纽约上东区的博物馆四楼的展厅全部用于展示行为艺术、音乐、喜剧和其他类似活动。英国舞者莎拉·迈克尔逊(Sarah Michelson)通过呈现她超高难度的表演作品摘得了价值10万美元(约合人民币63万元)的独奖:巴克斯鲍姆奖(Bucksbaum Award)。这也是该奖项首次颁发给了一位非传统视觉艺术类别的艺术家。

  无论受到了怎样的非议,乔·斯坎伦(Joe Scanlan)在2014年惠特尼双年展上的行为艺术表演——通过展示一位虚构的黑人艺术家杜奈尔·伍尔福德(Donelle Woolford,而这位艺术家也收到了另一位策展人米歇尔·格拉布纳[Michelle Grabner]的邀请),再次激起了在艺术界里持续多年的关于种族和性别议题的激烈争论。这些都将行为艺术推向了艺术界内话题的风口浪尖。

  卡迪·诺兰德(Cady Noland):严格的艺术捍卫者

  

  在当下这个艺术家的事业前景收到市场操控,并且一不留神就会因为价格失控和投机倒把者的出现而遭受到利益的损害时,卡迪·诺兰德(Cady Noland)却对自己的作品严守着最后一道防线。她宁愿拒绝展出,也不愿意让观众在不合时宜或有失水准的场合下看到她的作品。

  2011年,她在纽约苏富比的夜场拍卖当晚宣布放弃估价高达35万美元(约合人民币225万元)的《挤牛奶的牛仔们》(Cowboys Milking)的著作所有权。作为对1990年颁布的视觉艺术家权利法案的回应,她宣布,一旦发现自己的作品上出现了哪怕是细小的损伤,她都将放弃该作品的著作所有权;否则作品一旦售出,她作为艺术家的声誉将受到严重的损害。最近,当诺兰德意识到自己的另一件作品曾经历过修复之后,她也立即此放弃了对该作品的著作所有权。

  接下来的这件事可能会颠覆你观念当中艺术品经纪人或是收藏家可以对艺术家使用无上的权力的印象。卡迪·诺兰德最近迫使包括彼得·布兰特(Peter Brant)在内的一些超级藏家在展示或出售她的作品时公开发表免责声明。例如应诺兰德的要求,艺术品经纪人克里斯托弗·德阿梅里奥(Christopher D'Amelio)在2012年巴塞尔艺术展上公开发表的声明道:“诺兰德女士认为克里斯托弗·德阿梅里奥并不是诺兰德女士作品的权威专家。"

  杰罗尔德·纳德勒(Jerrold Nadler):为艺术家游走的政客

  

  纽约民主党代表杰罗尔德·纳德勒(Jerrold Nadler)立志改变拍卖行的运营方式,力求在天价拍卖销售中得益的不仅仅是卖家和拍卖行,还必须包括艺术家。数年以来,这位国会议员都在为争取艺术家能够分得委托人利益的一杯羹而奔波;而当他所面对的是佳士得和苏富比这样的拍卖行业巨头时,他也毫不手软。纳德勒称,拍卖行在协商期间显得非常没有信心,在与之周旋既得利益之后仍然反对该法案。

  最近,纳德勒已经再次申请将该法案立法,并且对于这次通过表示抱有信心。

  不畏强权的ArtList

  

  你知道最厌恶拍卖行的是谁吗?那就是在线艺术品销售网站Artlist。这个于今年早些时候成立的在线艺术品销售网站还印刷了一批印有“去你妈的佳士得和苏富比"的T恤。这个网站保证将会与上拍的艺术家平分佣金。这个想法与纳德勒对大型拍卖行的期望如出一辙。对于Artlist来说,他们所涉足的范围远远超过你所想象中那些价格低廉的艺术作品。

  在该网站上成交的第一件高价艺术品来自艺术家傅丹(Danh Vo),售价高达40万美元(约合人民币252万元)。此外,一组来自安迪·沃霍尔的毛泽东丝网印刷肖像目前标价接近140万美元(约合人民币880万元)。有趣的是,这样的作品在大型拍卖行通常会以低于这个价位的价格出售。

  7&8. 约瑟夫·格里马(Joseph Grima)与萨拉·赫达(Sarah Herda):芝加哥建筑双年展创始人

  

  不知你是否曾经意识到,除了威尼斯建筑双年展之外,就算是在美国,也从未出现过任何一个年度性的建筑展览。

  这就轮到约瑟夫·格里马(Joseph Grima)和萨拉·赫达(Sarah Herda)——这两位芝加哥建筑双年展的创始人兼艺术总监出场了。将于今年10月举办的首届双年展将主题定为“顶尖建筑"(The State of the Art of Architecture),展期自2015年10月3日持续至2016年1月3日。风城芝加哥向来是建筑发展的重镇,建筑大师路易斯·沙利文(Louis Sullivan)、弗兰克·劳埃德·赖特(Frank Lloyd Wright)和密斯·凡·德罗(Mies van der Rohe)皆在此地创作了重要的作品。

  最近的一次新闻发布会上发表的报告显示了参展者的多样性,其中社会活动家占有明显比重,其中就包括安德烈·哈克(André Jaque)的建筑项目——政治创新办公室(Office for Political Innovation)。同时,芝加哥建筑双年展也不仅仅局限于建造本身:由巴基斯坦第一位女性建筑师亚思敏·拉里(Yasmeen Lari)成立的巴基斯坦遗产基金会(Heritage Foundation Pakistan)也将展示巴基斯坦地区历史遗迹与建筑的保存与修护现状。

  芝加哥建筑双年展的参展者来自世界各地,包括胡志明市、里约热内卢和尼日利亚拉各斯。

  9&10. 安布尔·凯利(Ambre Kelly)与安德鲁·戈里(Andrew Gori):春假艺博会(Spring Break Art Show)创始人

  

  或许你已经听烦了大家对艺博会的吐槽,但是春假艺博会绝对会打破你对传统艺博会的概念。即使对于刻薄的艺评网站Art F City来说,春假艺博会也能“成功地从众多艺博会中脱颖而出"。春假艺博会最引人注目的特色在于受邀的参展者并非是艺术品经纪人,而是策展人。策展人们通过不同主题选择参展的作品,例如2015年的主题“变革"(transaction),或是2014年的主题“公私之间"(public versus the private)。

  不仅如此,春假艺博会的展位租金也恰当合理。春假艺博会的组织者抽取参展者销售业绩的一部分作为租金。由此一来,参展者不必在租借展位上花费大笔费用,并且可以进行更加大胆的实验性项目,避免成为商业利润的奴隶。(与春假艺博会同期举办的例如军械库艺博会这样的大型艺博会,每个展位的租金往往高达7万美元[约合人民币45万元])。为了将春假艺博会的可能性扩展到最大,凯利和戈里将一切可用空间变废为宝。例如2015年的春假艺博会就利用了长期废置的莫尼汉火车站,为展会本身增添了一抹讽刺的意味。

  11&12. 素人艺术(Outsider Art)收藏家夫妇:安德鲁·艾林(Andrew Edlin)与瓦莱丽·卢梭(Valérie Rousseau)

  

  当来自费城的素人艺术品经纪人约翰·欧曼(John Ollmann)回忆起上个世纪70年代的素人艺术时,他不禁感慨:“那时我们刚刚开始认真地展出素人艺术家的作品,但是我们根本无法吸引任何人的注意,无论是好奇的兴趣,还是批评的声音。素人艺术单纯地被完全忽略了。然而现在,仿佛‘一夜之间',人们却都开始挖掘比尔·特雷勒(Bill Traylor)、詹姆斯·卡索·威廉·埃德蒙森(James Castle William Edmondson)、亨利·德尔格(Henry Darger)和马丁·拉米雷斯(Martin Ramirez)的作品。"

  纽约艺术品经纪人安德鲁·艾林(Andrew Edlin)并不是首先激起素人艺术收藏浪潮的第一人,而且在2013年主题为“百科宫殿"的威尼斯双年展上,艺术市场对于素人艺术的兴趣已经非常明显,多位从未经过专业艺术训练的素人艺术家都参加了展览。不过艾林却也是这股浪潮中不能或缺的重要人物之一:艾林的叔叔保罗就是一位从未经过专业艺术训练的素人艺术家;他同时也是自己侄子的第一位客户。因此,可以说艾林对于素人艺术家的兴趣全部起源于家庭。

  现在艾林在切尔西拥有一间临街画廊(并且很快就会搬到下东区)。他同时于2012年买下素人艺术博览会,并在2013年将版图扩张到了巴黎。其他艺术品经纪人都认为艾林在提升该博览会的专业水平上作出了杰出的贡献。

  同时,艾林的夫人瓦莱丽·卢梭于2013年起担任美国民俗艺术博物馆(AFAM)20世纪和当代艺术的策展人。她的成就包括策划了极具影响力的比尔·特雷勒的展览。如果说美国还有哪家博物馆需要重获新生,那就一定是美国民俗艺术博物馆了。2011年,美国民俗艺术博物馆在竞标中输给了纽约现代艺术博物馆,失去了原有位于西53街的博物馆场地,并且眼见着这座由托德·威廉姆斯(Tod Williams)和比利·钱(Billie Tsien)设计的建筑物在纽约现代艺术博物馆手下惨遭蹂躏。然而现在,这个博物馆显然已经重获新生,准备回到大众视野了。

  13&14. 西斯特·盖茨(Theaster Gates)与里克·罗威(Rick Lowe):社会雕塑家

  

  自从德国艺术家约瑟夫·博伊斯提出“社会雕塑"的概念之后,艺术家们便一直没有停止过对这个概念的探索和思考。其中两位运用这个概念进行艺术创作的就是来自芝加哥的西斯特·盖茨(Theaster Gates)和来自休斯顿的里克·罗威(Rick Lowe)。这两位同样致力于运用文化和艺术重建废弃社区的艺术家希望通过自己的艺术创作为当地居民创造价值和回报,而并非让都市乡绅者(gentrifier)得利。

  盖茨在一期TED演讲中提到以街区名称命名的多彻斯特项目(Dorchester Projects):“许多来自城市和郊区的重要人士都会在这些街区中找到自己的身影"。该段演讲已经吸引了超过75万人次的观看。目前,盖茨已经购买了将近70所废弃房屋,其中包括一间已经转型为致力于黑人电影放映的废弃居所。目前,这间黑人电影放映室由于大获成功已经被迁往更大的场地。盖茨现下正在开发一间位于芝加哥海德公园(Hyde Park)附近的新古典主义风格的废弃银行大楼。

  当盖茨于2015年1月获得英国艺术大奖Artes Mundi奖的时候,他的做法也同样惊世骇俗:他将价值4万英镑的奖金(约合人民币40万元)——全英国最大数额的艺术奖金与其他提名者共同分享。

  

  而当艺术家里克·罗威在1993年开始连排房屋项目(Project Row Houses)的时候,盖茨才20岁,离他成为芝加哥艺术新星仍然有十多年的时间。1993年,里克·罗威买下将近20幢于1930年代建造的、已经濒临拆除的窄楼。里克·罗威和他的团队计划通过重新修缮,将这些小楼改造成适合单身母亲居住的过渡性居所,并且向社区提供了不同方面的教育项目。作为“社会实践艺术"的奠基人和先行者,该项目为里克·罗威赢得了价值62.5万美元(约合人民币400万元)的麦克阿瑟基金会“天才"奖。罗威指出,他旨在通过这些艺术项目向人们输出“运用自身能力进行创造"的价值观,并身体力行地实践博伊斯的名言:“每个人都是艺术家"。

  15&16. 南加大退学7人组与库伯联盟学院的全体学生

  美国的艺术教育正在面临商业化的重重威胁,并且极有可能波及到整个文化领域。而来自东、西海岸的两组艺术学生和毕业生勇敢地站在了学校行政机构的对立面。

  以“南加大退学七人组"(USC7)的名称为人所知的7个人都曾经是南加州大学罗斯基美术学院2016级的研究生。不过那都是罗斯基美术学院尚未被商业侵蚀、对学生资助资金食言、减少课程和削弱顶尖师资之前。于是学生们以集体退学的方式向学校做出了反抗,当然这一举动这也严重地影响了学校新一届的招生结果。该事件反映了这样一个现实——学校的行政部门和学生之间的权利关系并不往往如你所想的那般向“掌权者"单方面倾斜。

  美国东海岸库伯联盟学院的学生和校友在维护自身权益方面也不甘示弱。深陷财政囹圄的库伯联盟学院(包含艺术学院、建筑学院和工程学院)在过去几个月内经历了天翻地覆的政策变革。曾经对全体学生免费的库伯联盟学院由于长达几十年的财政赤字而不得不开始向学生收取学费——虽然在几年前的媒体报道中他们还是经济衰退的唯一幸存者。

  库伯联盟学院的学生群体顿时哀嚎遍野,他们通过占领校长办公室的方式重申学院创始人彼得·库伯(Peter Cooper)最初的愿景:他希望这是一所“像天空和海洋一样自由"的学校。学生们认为库伯联盟学院必须履行这个至高无上的标准,并同时将疏于管理的院方告上了法庭。很快,纽约州总检察长对学院进行了调查,最终,整起事件以5位支持向学生收取学费的董事会成员突然离任收尾。我们不禁再一次陷入沉思。谁说这群名不见经传的艺术小青年不能做出天翻地覆的改变?

  艺术品经纪人史蒂芬·西姆丘维兹

  

  你不会真的以为我们的榜单连史蒂芬·西姆丘维兹(Stefan Simchowitz)——这位自诩的无敌破坏王都没提到就结束了吧?当这位洛杉矶的艺术品收藏家/艺术品经纪人在与《纽约观察者》的采访中谈到向盖蒂图片社(Getty Image)出售自己价值2亿美元(约合人民币13亿元)的MediaVast公司时,他说道:“我的破坏行为铸就了新的成果,然而当新的成果再次被破坏时,我希望通过再一次的破坏以带来更新一轮的成就。"所以对于他时下身份的定位,我们到底是应该称其为一个站在风口浪尖的破坏者,还是说,既然他现在又进军了线上艺术拍卖,暂且将之称为他成就的一部分呢?

  西姆丘维兹将出售产业的资金用于赞助当下火爆的艺术家,例如乔·布拉德利(Joe Bradley)、瑞安·麦克金利(Ryan McGinley)、奥斯卡·穆里略(Oscar Murillo)和斯特林·如比(Sterling Ruby)。同时,他时不时地通过购买艺术家全部作品的方式对艺术家进行资助。尤其值得一提的是,他利用社交网络为其钟爱的艺术家们创造了,用他的话说——“疯狂的市场氛围"。同时他还大胆地宣称,倒手艺术品并没有什么不好的;投机倒把者们制造的头条新闻恰恰创造了更多话题,从而让人们更关注艺术。

  在过往的历史经验中,艺术品经纪人通过购买更多作品的方式来资助艺术家的情况不在少数,但是老实说,通过发Instagram来助长“疯狂破坏者"——这个试图取代“无敌破坏王"的流行语似乎并没有什么显著的效果。所以西姆丘维兹到底是不是一个“无敌破坏王"呢?这全由你说了算。

  相关阅读

  artnet 新闻:2015全球前200位艺术收藏家 (第一部分)

  artnet新闻:2015全球前200位艺术收藏家 (第二部分)

  62位艺术界女性分享她们的成功秘诀(第一部分)

  62位女性分享她们艺术事业的成功之道(第二部分)

  译:Laura Bingyan Xue

  英文原文

  下一篇 人物 文章

  伦敦国家肖像美术馆展出披头士被遗忘的照片

猜你喜欢